腐向杂食

道具

“爱丽斯菲尔。”

SABER用相当苦闷的语调说着,一方面还伸出手扶住趴在头上的银发女孩。

“令媛——快要把我的翘毛给拽掉了。”

未远川端庄地流淌着,水流在这里已经平缓下来,裹挟的泥沙沉积在河底,不久就会积累成新的沙洲。但此处的入海口宽敞平缓,从未有过岛屿和浅滩留驻。

三位女性此刻身处那座已有年头的红色钢铁大桥上。刚修建之时,它赤色的身躯如剑横贯两岸,弯曲的吊索又如弓环抱身躯,被誉为力量与技艺之作。在历经五十年的使用之后,随着新都以及整个日本的发展,在公路和人行通道下又增添了铁路吊桥。尽管如此,这座大桥依然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义务,将往来的旅者送向对岸。

随着夕阳的下落,河流泛起金光,金色很快的转为橘色,又在橘色留恋了一段时间,才逐渐暗下去,转由月亮在上面印出自己的身姿。

倚栏而望,与月光相比毫不逊色的女性没有动作。

而站在她稍后的护卫者则已脱下了西装的外套,借以裹住在怀中熟睡的女孩——即使闭着眼睛,她银色的毛发也清楚的昭示出与那位女性的血缘关系。

“伊莉雅睡着了吗?”银色长发的女性开口问道,日语中带着明显的异国口音,每个字都发的又急又快,但她温柔的语气使人很容易忽略这一点。

“是的。”SABER应答,她的日语很标准,不带一点偏差,就像是一台校准过的机器。

“说起来,我的日语是切嗣教的——到现在还说的不是很好,SABER呢?也是学的吗?” 另一位女性——爱丽斯菲尔——忽然对这点有兴趣起来。

“并不是。”对于这个问题,回答者小心地避免了提到那个名字,“没有人教我。我是作为SERVANT现界的同时,也被灌输了各式各样的知识,其中包括了这个时代的语言,因此事实上,当这次战争结束的时候,我并不会记得这种语言。”

“那么,SABER也会说英文了?”

“可以说是如此——不过想必和现在的英文相差甚远,是古文一样的东西了。”

女孩在SABER的臂弯中沉睡着。这双手持剑的时候也与现在一样稳当,如果还能受伤的话,老茧一定能够磨破女孩细幼的皮肤。但她的主人却并不是那样的——身处精灵乡之中,出人意料地保存了贵族女性的手,因此在看护孩子这方面也没有弱点。

有SABER护持,爱丽斯菲尔毫无担心,更何况切嗣也不会容许她们陷入危险中——十年来,她正是抱着这样的盲信,如同在战场上挥舞着纸做的剑与盾一样。

月亮升的很高,几乎像太阳一般地洒下光芒来。河面的银光波动着,被桥的影子从正中切开,努力地摇曳以求拼合。银发女子改变了眺望的方向,由大海转向镇子来。

“据说那里有家中餐馆,SABER吃过吗?”

“并没有,因为我对食物的要求不高,一般的料理就足够了,而且,只要有充足的魔力供给,我不需要进食。”

谈话的话题多半围绕着爱丽斯菲尔提问,SABER做出解答的方面进行,即使她提的问题有些属于MASTER的基本常识,SABER也毫无异议,详细地给出回答。

她们不仅谈了有关餐馆和购物的问题,两个对现实认知不足的人在一起也相当认真的讨论了“升降电梯”“自动电梯”“自动扶梯”“扶梯”这些字眼间微妙的联系,并且SABER被数次询问了“那么你现身所消耗的魔力不如让MASTER自己来做”之类的问题。

非常默契地,没人提到切嗣,直到月亮低垂,眼见着太阳即将爬上来的时候,SABER才郑重地开口。

“爱丽斯菲尔,你——虽然知道你不会做出否定的回答——但是,你是否后悔过?”

“这件事情我们都很清楚嘛,SABER。”双手抓紧着大桥的扶栏,迎着即将升起的太阳,女性微笑着,“我一直爱着切嗣,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我是否仍有着生命。”

依旧露出苦恼表情的SABER笑着摇摇头,放开了手,将怀抱的女孩放在地上。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不过我追随您,爱丽斯菲尔。”

……

随着又一轮朝阳的升起,发觉伊莉雅走失的士郎终于找到了大桥上孤身一人睡过去的女孩,一边念着“有没有感冒啊”之类的话一边抱起女孩往家走。

她为什么会在这儿呢——她又见到了怎样的梦境呢?这种事情当然没人会问,总之,无论发生什么,也只有生者能得以一观了。

2013-08-02
 
评论(1)
热度(15)
  1. 银狼王赫帝环木林地 转载了此文字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