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Killed in Quel'Thalas

黄昏在卧下前原地转了个圈,身体压平了一大片疯长的草丛。它死后跟随的主人,萨沙里安,也坐了下来,无言地调整了姿势,让怀里的精灵能够用上半身靠在自己的胸前。失去了两条腿与一只手臂之后,寇尔提拉的重量变得很轻,轻到骑手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也许幽暗城的追踪者会因此误认蹄印,把他们认作另一个普通的亡灵,另一个急迫到需要日夜兼程向着北面飞奔的死亡骑士。

但在确定他们放弃之前还不能放松警惕,萨沙里安用左手揽紧精灵的躯体,右手依旧抽出了负在背后的符文剑,他向空中挥了挥武器,厚重的剑身击打着空气,发出轻微的风声。而随着他的动作,精灵的头也跟着歪向一侧,这让他有些为难了,因为这时他的两只手都腾不出空来。

“寇尔提拉。”他说,“你这样会不舒服的。”

没有反应。人类只好耸耸肩,低下自己的头,蹭着怀中人的脸颊把他的头给扶正,裸露的骨头给他带来有些怪异的摩擦感。

唯一不习惯的,他想,就是没法吻到那对熟悉的尖耳朵了。在他的记忆里,精灵在尝试过亡灵之间流传过的、各式各样的防腐方法,以至于身上散发的不是死者惯有的枯朽味,而是——根据幸存者的报告——“像烧过的混合草药,加上一点酒香”。大概因为这段描述,那时他在他的皮肤上甚至能感受到甘甜的幻觉。而现在,从精灵剩下的这一部分里要攫取什么都很难。

萨沙里安一边聆听着远处的声音,一边漫不经心地让手指戳进精灵的肋骨之间,曾经是他留下的、与符文剑契合的伤口被拷问者扩大了,胸腔里残存的液体也几乎流干了。他越过断裂的肌肉,拨开残留水分的柔软肺叶,再一次搜寻可能已经被摘走了的心脏。

这具身体的横膈膜抖动着,他能摸索到,破裂的胸腔在物理意义上剥夺了精灵出声的能力。寇尔提拉在试着说话,也许是呼痛的话,也许是求饶的话,不过最可能的只是疼痛反射造成的痉挛。他不用看也知道精灵眼眶中的蓝火正烧得越来越弱,在他的翻搅下离熄灭的时间可能又近了一点。

但也无所谓了,他们在黑夜里奔逃了很久,已经离开了被遗忘者的领地。现在太阳正在升起,整个天幕从东方开始泛出微光。

萨沙里安弓向前方,尽量把精灵稳妥地放在地上,接着站了起来,让左手也握在符文剑的柄上。了结是一瞬间的工作,接着他就可以回去,在死亡骑士的名册上替他的兄弟写下最后一笔。

寇尔提拉·织亡者,死于奎尔萨拉斯。

2013-08-02
 
评论(2)
热度(18)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