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七首之谕

在凡人种族不能想象的时间之前,深黯的,蜘蛛王国尚未诞生的地下。它们曾经,或是应该曾经,拥有新的、初生的、可能性更多的形态,茧挨着茧,触手挨着触手。那时发生或理应发生的事,除了它们或已被消弭的它们本身,再无死物和活物知晓。


它来了,它也来了,如今能被以名字称呼的诸位都渐次地来了。在那个时候,那些应当到场的都会来,那些不应当的就再也不必来。它们拥有全部的理性,因此也不具理性。在一次或另一次,还未发生也即将发生的某一点上,有不具理性因此能够全然理性的对立者来树立那一方的特性。而在这之前,无论是时间和空间没有特性,因此也顺应它们的特性。而这之后,这个地方将会拥有特性,无论是什么特性,也将靠近对立者——泰坦——的特性。


它,与它以及它又达成了对立,不仅是决定的对立,也是真正的对立。它们带走了已经被赐予名字、从而建立了实体的亚基。而第四位,与它们又构成对立,决定不使用亚基。


“我也将在这件事上与你们对立,”它说,“我已经或将在被称作泰坦的层面上死去,但我对螳螂的控制将远甚过你们的亚基,因为我,既不会再有变化,它们当然要永远地崇拜我,崇拜它们所崇拜的亚煞极。”

2013-08-02
 
评论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