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冰雪融化之时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曾经的洛丹伦王子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么究竟是为何醒来呢。

阿尔萨斯迟钝地思考着。他的身体安然放置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胸前,摆成一个战死烈士的姿势。从窗户照进来的光线即使经过一层薄纱的遮挡,对长居黑暗的人来说也无法接受。重闭上眼睛,一点金色仍旧透过眼皮刺着他,直叫他想流出泪来。

要等一段时间,他判断,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让身体适应。然后他就可以——

可以干什么是个缺口,他知道自己叫做阿尔萨斯,是洛丹伦的王子,更多的事情则陷在记忆的漩涡中。也许他病了,还病了不短时间,四肢才这么僵硬,抗拒自己移动它们的命令。他的父亲,他应该有个父亲,可能还在担心。

 

“米奈希尔。”

他听到拖行的步伐声,一个苍老的声音,也许就是父亲。他想开口回答一句,然而深深的困倦感拦住了他。米奈希尔,这应该就是他的姓,一个王国的姓。

“我最后一次来看你,每次来我都对自己说是最后一次。一次比一次更像是最后一次。”

“这是真的最后一次。”

 

他的一只手被拉起来,握在另一只手里,接触他的皮肤烫得像火。

“你看,阿尔萨斯。”那声音接着说,“无论我什么时候来,你都在这里,和刚被带回来的时候没有两样。这是怎么做到的?牧师不能给我回答。一开始他们说这能维持三个月,接着他们又说不超过三年,你就会回归尘土。等到‘那个’巫妖王消失,我来看的时候,你还在这里。为什么?”

 

他还是不明白那个人在说什么,甚至更糊涂了。他自己的记忆应该不会有错,那么就是欠缺了什么。那个人说自己该消失,但为什么?

“他们要把它毁掉,过了这么些年,它也没有什么威胁了,我提出应该和你一起,我想这也没有什么……毕竟这是你的武器。”

另一样东西——温度更低,让他感觉更舒适的金属碎片放进了他的手里。他感到疲惫减轻了,精神恢复的速度也加快了,就好像那东西给了他力量一样。

“我该试试这么做吗?这么做你就会醒吗?我或是谁会想看到那样的情况发生吗?”

长久的停顿,在几乎他以为那声音已经离去的时候,叹息般的自答传入了他的耳中。

“不。”

 

他终于汲取了足够的力气再次睁开眼睛。阳光已经不能阻拦他,焚烧整个房间的火焰正在发出更强烈的光芒。他的肢体也能够活动,霜之哀伤的碎片被他牢牢握在手中。

那个对他说话的人——那个他终于记起,名叫瓦里安·乌瑞恩的人,已经离开。

“不。”

他重复了一次这个词,蓝色的帷幕、金线绣出的狮子和他的身体都在冒出浓烟。

一个不容原谅的人,和一个不肯放手的人,不可能得到好的结局。

2013-08-02
 
评论
热度(3)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