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英杰

醒来的时候到了,毒心者夏克里尔!响应卡拉克西的召唤!

 

对封存在琥珀中的大多数螳螂妖而言,沉眠只是一瞬间的事。音叉的鸣响传入这个英杰的声音感受器,让他立刻就醒来了。接着又是一道音波,给出他现在的位置与应该去往的方向,迫使他震动翼膜升上天空。要在卡拉克西维斯降落之后,他才能脱离这个唤醒既定程序。

一切为了效率。

 

夏克里尔现在就飞在高空中,议会发出的音波半是诱导、半是控制着他的身体。与毒药的常年接触让他体质坚韧,事实上更适应被封存。他知道有些英杰在醒来之后甚至在命令下都无法起飞,需要唤醒者给予救护,而他则是和封存时一样的健壮。如果是第一次时一样的琥珀是无法达到这种效果的。这应该归功于议会收录的,昂舒克的改进配方。

想起昂舒克,他就又想到他气急败坏的表情。夏柯希尔被清理之后,侍奉她的螳螂妖都被谨慎地观察起来,度过短暂的隔离期后才能回归虫群。而首席炼金术士昂舒克发现自己的琥珀池被改造成毒药池的时候,疯狂地从窗户冲了出去。

“我认为均衡发展对你有好处。”他坦然承认。

这个曾经的学徒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不过在议会的地盘,他还没有胆量动手。以前夏克里尔会逗弄他更久,看做舒缓身心的娱乐,让昂舒克恨不得把眼神变成雕刻刀。他好歹成熟了一些,在发现做不出实际举动之后还是转头走了,只留下一句没什么意义的威胁。

“你会后悔的,导师!”

 

用这一段精彩的记忆做完开胃菜,他降落了,同时也心不在焉地听完了长老给他的命令,这又是一次全员唤醒,目的是重新夺回螳螂高原。卡拉克西的意志很重要,他知道,但身为一个研究者,他更关心他沉睡的期间炼金术有了什么改进。因此他把自己钉在试验台前,在长老的催促下也不肯移动一步。

“那我们让风领主来找你。”

“梅尔加拉克?”

“这是你那个时代的风领主的名字?”

夏克里尔猛然抬起头,看见这个长老的眼神是带着礼貌的好奇。

“风领主梅尔加拉克……我的刀刃从不落空……你们没有听说过?”

被问及的螳螂妖摇了摇头。

“不,夏柯希尔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这个风领主,比梅尔加拉克的体型还要大上一号,但对他很尊敬,是面对前辈的尊敬。和坚持要用技艺击退敌人的梅尔加拉克不同,这个风领主更近似于领主,凡是能带领军队走向胜利的手段,他都会用。

夏克里尔告诉他,没有相应的设施是没法办做到照应全军的,他就说服了现在的首席炼金术士,在王宫里修起了武器浸泡池。现在飞向螳螂高原的士兵都挥舞着带毒的武器,本来就骁勇善战的战斗型螳螂妖,杀起熊猫人来更加的顺手。

面对节节的胜利,整个种群都赞扬起了这个风领主,而他尽管志得意满,还是谦逊地指出这并不全是他的功劳。这个样子,夏克里尔想,倒是有几分像梅尔加拉克,处于巅峰的梅尔加拉克,在知道他要成为英杰之前的,总和他在一起的梅尔加拉克。

第二场胜利之后,军队正式地研究起了武器的使用,有几个现任的随军炼金术士也来找他探讨,自琥珀塑形之后,毒药的炼金术终于走出实验室了,这应该是他多年之前就设想过的情景,而奇怪的是他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在几个后辈离开之后他舒展了一下身体,他拒绝了使用王宫炼金室的邀请,还是坚持回到了卡拉克西维斯,并不是说王宫的条件不好,而是在他英杰的身份之下,其他螳螂妖对他的眼光总是带着疏离。

毒心者,在他们口中他一直毒心者,除了同样地位的英杰,没有螳螂妖的身份足以称呼他夏克里尔,除了考察毒药材料他也不再外出了,而这一次也没有人来找他,嘲笑他再不活动翅膀会变迟钝,硬拉着他做几颗凯帕树之间的巡回飞行。他还是热爱他的研究,但他也不想生命中只有研究,在缺失了这一部分之后,他才开始想起要找回……可从哪里找,他不知道。

 

他把毒药配方交给了现在的首席,他在琥珀里沉睡的时候,毒药方面的炼金术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让他自喜的同时也有些担心技术会不会停滞不前,他犹豫了好几天,终于向至尊者提出了这个问题。

并不是他们太弱,而是你的天赋无与伦比,至尊者回答他,这是你被选为英杰的原因,天赋,这就是他的全部。而他的喜好,他的性格,这些都不再有螳螂妖会关心。

 

夏克里尔在收拾还没启用多久的实验台,完成这次使命后他又要被封存了。他会跳过一个世代,又一个世代。一次轮回,又一次轮回。带着毒心者的头衔,贯彻他对议会的使命。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时代、他的旧友、甚至都他的女王都会被遗忘,只能留存在他的记忆,留存在封冻的琥珀里。

2013-08-02
 
评论(1)
热度(1)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