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裁判

*本文仿写Desiree《裁判》


你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你最想达成的愿望是什么?

你觉得凯尔萨斯是个怎样的人?

并非人人都能被问到这三个问题,尤其是许多有资格对第三个作答的,都无法再给出答案。


“我的妻子那时候快死了,大家都在得病,当然也没有人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她躺在床上,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我,喊我的名字,要求我活下去,不管怎样也要活下去,我们没有牧师,她告诉我,但我们——对——圣光——可以——奴役——”

“我不该听她的。”

“他还是个孩子……你知道吗,我和妻子,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曾经也想要个孩子。”

他把战锤用布条一层层地缠好了,放到箱子的深处去。


男人把一头银灰色长发都别到了脑后,尖翘的耳朵像个夹子,宝石碎片在他面前摊放的黑色布料上闪着光。

“最后一批龙鹰降落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同行们只有我敢来这里。哈!唯一的珠宝匠!”

“当然是成为宗师!叫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后悔!我来这个鬼地方就是为了证明自己!”

“疯子!堕落者!”


“你是谁?你怎么找到我的?别再过来了!我早就决定为了王子而死!”

她终于把匕首从脖颈上挪开,但只是一点点。逃亡生活给她的脸留下了抹不去的惊惶。

“他曾经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恢复我枯竭的魔力……这没有什么特殊的,我只是他的子民……他找到了我们全族的希望,我怎么能……”

“当然是……我们所有人都是……他的胜利……”

“我的指引者,我生命的方向。”


“当然是那群联盟狗!怎么能对我们做出这种事?”

“我们是精灵,是高贵的精灵!在过去的时候,如果没有巨魔——说真的,如果没有巨魔——”

“只有他是货真价实的逐日者,如果他还在,一定比那个艾萨斯管用!”

男人烦躁地拍打着身上的干草,在牢笼里走来走去,紫罗兰监狱的禁魔房间不太够用,而夺日者显然没有工夫去检查每个普通监房。

“我回答了——我都回答了——求求你了——能不能把我从这里放出去?”


“火焰燃烧在沙塔斯的大厅的时候,我们的战争在那时结束了。”

“胜利来得快些,同族的血流的少些。”

“问这个做什么?他死了,我倒宁愿他早就死了,死得像个王子。”

她用一块脏布擦着弓,像说话时一样漫不经心。


回答记录在昂贵的亚麻纸上,在浸水的棕褐色信纸上,在卷成卷的羊皮纸上,在皱巴巴的莎草纸上,全都堆在大魔导师的桌上,夹杂在法具和咒语书中间,这个房间的主人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只有附魔扫帚偶尔来扫去它们上面的灰尘。


你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雷神岛的天空总是黑沉沉的,云层孕育着闪电,烧焦的树木燃烧着火光。雨不常下,水要用船送来。但自从登岛以来,从这头到那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太阳。

你最想达成的愿望是什么?

他没有想到最后,面对的仍旧是千万年就认识的敌人,失去的只是曾经短暂联合的盟友。所有种族,包括他们自己,都认为血精灵不值得信任。

下一个问题,他已经得到了无数个回答,但依旧没有答案,大魔导师罗曼斯再一次无声地问自己——

你觉得凯尔萨斯是个怎样的人?

评论(1)
热度(6)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