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阿拉纳克与七个星灵

    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住着一个萨尔那加,他渴望有一个孩子。于是就很诚意地向上苍祈祷。

    “暴雪啊!我是好的萨尔那加,请您赐给我一个孩子吧!”不久以后,暴雪果然又创造了一支可爱的星灵,他们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眼睛红得有如苹果,盔甲乌黑多刺,萨尔那加看他们长得完全不像自己,身上居然没有触手,就给他们随便起名叫做塔达林。

    全宇宙的生灵都被这塔达林吓得不轻。

    塔达林在萨尔那加的宠爱之下,逐渐长大了,终于成了一支人见人躲的星灵。他们非常邪恶、没有爱心、经常和动物一起‘玩耍’。世界上的动物,像小毒爆、小跳虫、女妖、渡鸦都讨厌塔达林,因为塔达林不给它们吃食物,还逼它们尖叫给自己听。个性邪恶犹如魔鬼般的塔达林,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萨尔那加很快就觉得无聊了。

    萨尔那加为塔达林选择了一个新的领袖,可是,这位领袖却是个蒙着眼睛的中二病。他虽然逼格很高,但是个性很骄傲、暴躁。尤其他最恨别人比他会装逼。

    “这是你们的新领袖!”

    当萨尔那加向塔达林介绍领袖时,他们正围着飞升巨坑看得高兴呢。新领袖马拉什有一面很奇特的镜子,叫做亚蒙,从镜子里可以得到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他当然不知道亚蒙就是萨尔那加。

    所以,马拉什经常对着镜子问:“亚蒙、亚蒙,谁是世界上最装逼的塔达林?”

    “全世界最装逼的塔达林就是你,马拉什。”

    可是,有一天,当马拉什再问亚蒙同样的问题时,亚蒙却回答说:

    “现在阿拉纳克比你的逼格高。”

    马拉什听了非常生气。

    “可恶,怎么可以有人比我更装逼,我一定要把他除去。”

    于是,他就命令第一升格者努洛卡说:

    “我不想再看到阿拉纳克了,你找个借口,把他带到太空里偷偷杀掉。杀了以后,把他的三颗心和神经束带回来,做为你杀死他的证据。听到没有?不可以有差错……”

    “是的,高阶领主……”

    努洛卡听了这话之后,就真的把阿拉纳克带到太空里去了。

    当努洛卡抽出灵能刃来杀阿拉纳克的时候,他看到正在踩烂泰伦人类脑袋的阿拉纳克,残忍,邪恶,犹如恶魔一般,努洛卡觉得杀他风险太高,就向阿拉纳克说:

    “高阶领主命令我杀掉你,可是我实在狠不下心,所以你还是往太空里逃走吧!”

    说完努洛卡找到了那队泰伦人类,就跑过去宰了它们,取下三颗心染成蓝色,又找来一捆麻绳编成神经束的样子作为证据。

    之后,努洛卡便回皇宫去了。

    谁知道马拉什只是中二病,又不傻,一下子就发现努洛卡在作假,于是就把他杀了。想象了一下努洛卡惨叫声的阿拉纳克,觉得太空好可爱。

    突然,眼前有一搜方舟舰,于是便又惊又喜的叫着:

    “啊,是新的受害者!”

    阿拉纳克用黑科技闯入了舰桥,可是舰桥上没有人。

    阿拉纳克赶快隐藏掉自己闯入的痕迹,装作没有人来过的样子,但他没有反隐能力,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观察者看到了,他在宇宙里跑了一天,觉得很非常疲倦,不知不觉被关进了静滞仓里。

    傍晚,当七个星灵(分别叫做洛哈娜、沃拉尊、凯拉克斯、塔兰达、瑟兰迪斯、莫汉达、尤而兰,由于凑足七个实在太难,请忽略他们其中的部分并不在亚顿之矛上这个事实)带着太阳素回来时,发现自己的舰桥上有星灵在,而且是关在洛哈娜用的静滞仓里,大家都很奇怪的问:

    “这个红黑配色的炫酷星灵是谁啊?”

    “他盔甲好厚哪!”

    “这个星灵长得真像芋头。”

    星灵们纷纷议论的声音激怒了阿拉纳克。阿拉纳克一下子打破了静滞仓。

    星灵们很生气的说:

    “你为什么闯进我们的方舟舰呢?”

    “各位星灵,真是对不起,因为我在太空中迷路了,开了一整天的飞船,实在是又饿又累,看见这艘方舟舰,我就走进来休息了。”

    阿拉纳克又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星灵。星灵们听了非常同情阿拉纳克的遭遇,再说他们也打不过他,就把他留下来。

    “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阿拉纳克听到星灵愿意留下他,很高兴的说:

    “真是太感谢了,虽然我在这里是什么都不会做的。”

    “欢迎你,从此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阿拉纳克每天什么事都不干。不过星灵社会完全机械化了,所以七个星灵从太空里回来后,也都用不着他干什么事。就这样日复一日,阿拉纳克和星灵过着快乐的生活。

    马拉什以为阿拉纳克虽然没死,但失去了装逼对象,逼格不可能还是那么高,有一天他又问亚蒙说:

    “亚蒙、亚蒙,谁是世界上逼格最高的人呢?”

    亚蒙回答马拉什说:

    “马拉什,你很会装逼,可是阿拉纳克比你更会装逼,他现在在太空中和天天对着卡莱和涅拉辛星灵装逼,过着逼格很高的生活。”

    马拉什听了这个回答之后,才知道努洛卡白死了,他感到很愤怒。

    “真是可恶极了,一定要让阿拉纳克从世界上消失”

    坏心肠的高阶领主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在艳紫的地嗪雾气里面,参上了他调配的毒药,准备去毒死阿拉纳克。

    “嘿!嘿!阿拉纳克只要吸一口这个有毒的地嗪,就一定会死去。到那个时候,我就是世界上逼格最高的塔达林了。”

    然后,马拉什就打扮成商人的模样,载着一飞船地嗪到亚顿之矛去了。由于马拉什的盔甲是遮住眼睛的,他脱下盔甲之后根本没人认得出来。 

    “可爱的小星灵,你要不要买一罐又紫又香的地嗪呀!我送一罐给你吸吧,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本来就很喜欢吸地嗪的阿拉纳克,看到又紫又浓的地嗪,便高兴地说:

    “哇!这紫紫的地嗪多么的可爱呀!一定很好吸的。”

    于是阿拉纳克就伸手接过那罐地嗪。

    结果,阿拉纳克才吸了一口,就马上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坏心的马拉什看到他倒在地上,大笑着说:“哈!哈!阿拉纳克从此以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星灵傍晚回方舟舰的时候,看到阿拉纳克躺在地上像死了一样,他们马上把他送进医疗仓里,不太尽力地施救,阿拉纳克果然没有醒过来。

    星灵们开开心心地把阿拉纳克,放在一个接满探测仪器的静滞仓内,准备举行盛大的解剖研究。

    这时,星灵们的领袖,大主教阿塔尼斯终于回到了亚顿之矛,看到了静滞仓里炫酷高逼格的阿拉纳克,还有在旁跃跃欲试的卡莱工匠们。

    阿塔尼斯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悲伤地的注视阿拉纳克说:

    “可怜的阿拉纳克,如果你能复活的话,该有多好呀!”阿塔尼斯在阿拉纳克身上放了凯达林水晶簇,带着科学的思索凝视着他说:“他的皮肤雪白,眼睛里还在发红光,好像睡着一般,根本不像死去的星灵。”

    最后,大主教把他从静滞仓里放了出来,一个冲锋接一个心灵风暴地狠狠打了他一顿。

    突然,阿拉纳克睁开了眼睛。原来地嗪的半衰期已经过了,里面的毒药也失去了效力,阿拉纳克也逐渐恢复了体温,睁开明亮的双眼。

    阿拉纳克苏醒了过来,好像是从长睡中醒来一般,他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红润。

    “哇!你们看到了吧!阿拉纳克活过来了!阿拉纳克复活了!”

    星灵们吓得要死,生怕阿拉纳克报复他们。阿塔尼斯却满心欢喜地说:

    “真是太好了!这个塔达林重生了,我们也许能结成同盟!”

    连在旁的探姬们也叽叽喵喵地叫个不停。

    阿塔尼斯向阿拉纳克说明了他的来历之后,就握着阿拉纳克的双手,温柔的说:“阿拉纳克,你愿意和我一起回艾尔,夺回我们的遗产吗?”

    阿拉纳克用看精神病的眼光看了看阿塔尼斯,还是点头答应了,前提是让他成为塔达林的高阶领主。

    星灵和飞船上的探姬们,有的手舞足蹈,有的欢声歌唱,为阿塔尼斯和阿拉纳克歌颂庆贺。

    “祝愿阿塔尼斯和阿拉纳克,打的不错!”

    阿塔尼斯带着阿拉纳克,驾驶着亚顿之矛向赛雷恩星球飞去。

    他们离开太空,到了赛雷恩领空之后,马上进行拉克希尔仪式的准备。在塔达林的心目中,他们真是非常能打。

    坏心的马拉什自从毒害了阿拉纳克之后,就以为阿拉纳克必死无疑,所以非常高兴。

    有一天,他满怀自信地的问亚蒙:

    “亚蒙、亚蒙,现在世界上逼格最高的人应该是我了吧!”

    亚蒙回答说:

    “除了阿拉纳克以外,你是逼格最高的人,但是,他现在就在门口,准备向你发起拉克希尔。”

    马拉什听了觉得很奇怪,他想阿拉纳克不是被他害死了吗?

    可是又想到阿拉纳克运气一向很好,“简直是气死人了,我就不相信不能杀掉阿拉纳克!”

    马拉什原本就是个战士,于是穿着盔甲,带着灵能剑,走出门,准备去除掉阿拉纳克。

    当他来到飞升巨坑的中央时,突然一道强烈的光线向他的部队打来。

    “BIU!BIU!”

    一道光束把马拉什的后援部队烧成了灰烬。

    马拉什由于没有亚顿之矛这么IMBA的支援,输掉了拉克希尔,结束了作恶多端的生命。

    此时,阿塔尼斯的子民却举船欢腾,因为逼格很高的阿拉纳克答应了王子的联盟,将要带领塔达林加入收复艾尔的部队。

    净化者也被邀请来参加艾尔的收复,但当他们把艾蒙赶回虚空,将他永远消灭之后,阿拉纳克却带着自己的人们离开了艾尔。

    他们永远都没有再见。


评论(4)
热度(24)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