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来自深空的回应

《呼叫黄少天》的一个分支,原文这里→http://augustemple.lofter.com/post/27df7b_ab5673


 “开始准备收尾吧,”喻文州说,“呼叫频率维持不变,接收器保持运转,灵敏度调到最高,尽量多地收集数据。通知宣传部,之前给他们的材料可以准备用起来了,这段时间会比之前更忙碌,大家再坚持一下。”

频道似乎已经静默了,只剩下宇宙的背景噪音嗞嗞地传出来。

但不是这样。喻文州还在读本科的时候就上过天文课,学习过黑洞的行为模式,其他站内但凡和技术沾上点边的也都明白。他们正在亲眼——或是亲耳见证这一理论的正确性。失去有效的联络之后,控制台依旧时不时从那个方向收到信号。零零碎碎,能清晰地辨认出属于人为的信号。

在上级决定终止“蓝雨计划”之后又过了六天,他们将收到的信号拼接起来,去除噪音之后,属于蓝雨的加密模式清晰地显露出来。

这六天内收到的信号之间,间隔在逐渐变长。喻文州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黄少天与飞船在向黑洞中落入的途中,受到的重力影响越来越大,发出的信号逃离引力范围所需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毫无疑问,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喻文州作为“蓝雨计划”的总负责人,出席了大大小小的听证会,做了无数次报告,接受来自不同组织的质疑和慰问,他说抱歉和谢谢的次数几乎一样多,而无论谁似乎都希望“蓝雨计划”能够暂缓。

喻文州是唯一的反对力量,他坚定得像时间流逝一样不可逆转,他要继续“蓝雨计划”。

一年之后,“蓝雨计划”重新上马,这次选定的新宇航员,是黄少天在训练营的师弟,比他更年轻,各项指标更加优秀,新的宇航基地,新的宇宙飞船,新的通信编码。唯一相同的是他们有同样的代号——剑圣。

旧的,已经成为黄少天专用的收信台依旧运作着。

最后两段信号之间的间隔长达半年,没人知道这种间隔会延长到多久,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终止。从地球上看来,黄少天的飞船几乎没有移动过,由于事件视界的存在,人们将永远不会看到他落入黑洞的那一刻。

发布会结束之后,喻文州一个人留在了会场,他嘴角挂着笑容,坐在控制台前,透过玻璃窗看夕阳落下,他没有开灯,任由黑暗从脚踝漫上,淹没他整个人,随后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播放器,摸索着把耳机塞进耳朵里。

一年多里,他们收到了十五段信号,拼出的音频有四秒。由于信号之间的断档,这是效果糟糕的录音,黄少天的声音被拉扯,折断,磨出粗糙的痕迹,然而喻文州听得清他说的每一个字。

他说,“我爱你啊,喻……”

剩下的部分只能靠时间了。喻文州想,也许十年,二十年,甚至几百年后,那一段电磁波才能艰难地爬出重力之渊。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后面的部分——黄少天离事件视界不远了,在那种高热和辐射下,飞船的防护形同虚设。

但他不在乎,他愿意等——

信号台运行着,等待着,聆听着深空的声音。

评论(13)
热度(54)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