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穿叶蝴蝶

叶蓝。

叶修X蝴蝶蓝。

叶是叶修的叶,蓝是蝴蝶蓝的蓝。

Ready? Go.


1

随着记者不得要领的发刊发文吊起众人胃口,季后赛的日期也是一天天接近了,转眼间就到了揭幕战,百花对轮回。新双花组合尽早为了点出心意相通这一终极大招,不惜顶着轮回FFF团的仇视目光在百花体育馆秀恩爱,温情对视,沉默守护,性格互补,还为了增加羞耻度脑补出满座观众;轮回这边则整齐划一的掏出打火机、木柴、铝热剂、热感飞弹什么的,以烧不死你们也要吓死你们的原则应对。两边的气势都不弱,不过于峰大大似乎更胜一筹,让我们看看他头上的男友力计量表吧——

百花主场那边热热闹闹发生的事情,兴欣这边则是全无感觉。不是说他们不知道今天有比赛,而是身为整个赛事中的一员,自然是要抓紧时间训练,不能像普通的游戏玩家一样,开着电竞之家频道,听着预热解说、看着播放的经典视频、外加和朋友聊天吹水就能消磨一个下午。就算离那边开赛已经只有一个小时了,网吧二楼的训练室里依旧一片安静,只有鼠标和键盘声有节奏地响着。

叶修面前的屏幕上没有显示出任何训练项目,只开着一张EXCEL表,前十二行里填着各个职业的转职技能,而列数已经从A走到Z,光标在AD格上晃荡。千机伞的十二个形态,能打上足足十二个技能,选择实在太多,而不同职业的专职后技能的衔接即使是他也从来没有用过,在正式比赛前当然要练熟。

排技能是件耗费心力的事情。在发现自己的烟盒没货了之后,某个人面不改色地去摸魏琛的,再次摸了个空。

如果兴欣是一只霸气四溢高冷度超过九千的队伍,蹲在H市的记者今天大概能欢天喜地的去交个稿子了,标题是加大加粗的“兴欣战队队长叶修亲自买烟”,稿子内容以“今天,是一个淫雨霏霏的天气”开头,夹杂着“不愧是战队队长,选烟的品位也非同一般,只见他冷冷的开口道——”,“在接过香烟的一瞬间,雨大了起来,一阵闪电劈过了本是平静的天空”这样的句子,最后以“笔者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结尾。

但可惜的是,战队目前还没有得到如此高的媒体关注度,叶修大大潇洒地拎着一条软中华从街对过溜达回了网吧兼训练场。之所以不使唤老板陈果,是因为后者去给大家买饭了——她也是唯一一个会惦记着让大家吃到色香味俱全荤素汤都有的食物的人了。训练得专心起来,队员据称连泡水煮烂的荣耀游戏卡都能吃得下去。

今天有比赛,按照惯例网吧会进行转播,投影设备已经架了起来,音响开足了播放着那边体育场观众的欢呼尖叫,网吧里玩荣耀的不玩荣耀的都或多或少地被吸引了目光,心无旁鹫盯着自己显示屏看的人也就显得格外的另类起来。叶修随意瞥了两眼就发现了那么一个,对着白色的TCL显示器——不对,网吧的显示器早换成液晶的了而且是黑色的,自带鼠标键盘的有,没见过自带这玩意的。

出于剧情需要,叶修今天可就感兴趣了,他优哉游哉地走到这个使用者的身后。看到他的屏幕上正显示着这么几个字。

停电挂单章。

 

2

这个男人手速不低。

叶修的职业素养第一时间对他汇报。

一个职业的网络写手,背负着每日打字六千个的艰巨任务,手速确实是个坎儿。这里的六千字不是黄少天闭着眼睛按K就能打出来的一长溜的靠靠靠靠靠靠靠,而是讲究人物心态剧情发展起承转合的小说,碰上思路卡住的时候删了打,打了删,删了再打,打了再删,碰上张佳乐啊不是幸运E的时候,废稿能比正稿多。

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码字的男人感受到了身后人的目光,他在网吧被读者认出的经历不太丰富,因此还带着一丝丝期待的——回过了头。

然后他哐当一下就坐地上去了。

这不奇怪,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低头的时候还是家附近的网吧熟悉的人啊熟悉的味道,抬头的时候场景角色都切了,都差不多是这个反应。

叶修也打了个激灵,心道不对啊,他的脸色因为不怎么见阳光比常人白了些,离能吓到人还是差了一筹,这人的反应怎么回事?

那个被吓到地上的人有点哆嗦地扶着凳子坐了回去,环视四周,迎上了叶修考究的目光,问出了那个穿越者的经典名句。

“当今圣上是谁?”

哦原来是沉迷了啊,叶修了然于心。

“习OO。”

听到了答复之后,这位青中年并没有显露出错过了第O次OO代表大会召开的惋惜或是我就知道这世道不改的恍然,还是那副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表情。投影转播赛事,正在播报今天的对战阵容,主持人每报出一个选手名字就引起一阵狂呼,每报出一个名字这人的脸就抽一下。

“荣耀季后赛转播……”看看投影又看看边上这个人,“这里是兴欣……你是叶修。”

“是。”被点名的挺大方地承认了。

“我蝴蝶蓝……”

蝴蝶蓝报完自己的名字之后就忽然卡住了,接下来说什么啊?我是你的创造者?你和你的世界都是我写的小说?你现在OOC了因为我章节里没这个内容?我见到你特别高兴啊我是第一次见着活人的你之前都只能脑补?

悲痛之情油然而生,这真是太乱来了。但是该干的事情还得干啊。

“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我们那个世界没有荣耀……”

这样比较好解释,剧情也好发展。看着这位站在自己面前的故事主角,除了两指奇……不是,除了十个手指都格外修长优美之外,和常人没什么不同,长相都平平常常,蝴蝶蓝忽然又庆幸了起来。

幸好自己写的是人畜无害的网游主题,换做那些写仙侠奇幻、都市异能的,个个主角都屠城灭国,除神斩魔,一言不合尽杀之,那简直没有活路了啊。

叶修听着面前这个人解释了一通,关于荣耀是个好游戏哈哈哈的部分就忽略过去了,他选择了一个比较普通的问题。

“你叫蝴蝶蓝,那是蓝雨的粉,怎么刷我边上了?”

“……”

蝴蝶蓝一时间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他取名字那个天马行空,诡谲多变,但是给一战队取名紫雨粉雨,这个还是超出了接受限度的。

好在叶修也不是真想问,接着说下去:“你千里迢迢来打个荣耀也不容易,我给你做主,今天晚上包夜免费!”

 

3

蝴蝶蓝是来打荣耀的吗?

显然不是。

蝴蝶蓝是来做什么的呢?

他也不知道。

蝴蝶蓝现在在做什么?

他的手握回了鼠标,在颤抖,在纠结,在挣扎要不要发一条“我见到叶修大大了!”的微博。作为一个善于调整心态的人,他犹豫的点已经转移到了用!号还是用~号这种事情上面。被提到的大大的注意力居然还在他这个方向上让他有点疑惑,那个男人,在不涉及荣耀的时候可是相当没有兴趣的。

“你的那个世界不仅没荣耀,连设备也这么落后啊。”

这人果然没在看自己在看电脑!

“显示屏刷新率太低。”

“键盘太软。”

“鼠标太轻。”

蝴蝶蓝默默地把手从叶修的手下面抽了回来。他觉得今天出门前应该找一家好一点的网吧,每小时四块钱的那种带包厢软座的,不能图近就上两块五的。不过在阅尽千帆的叶修大大面前,就算是五块钱的带护手霜的也不管用吧?

 “游戏还挺多。”叶修三两下点开了那个网吧游戏平台,扫了一眼玲琅满目的图标,点了最左上角的一个。

一个浅棕配色的小窗口在片刻后弹了出来,上方安史之乱四个字烧着黄金火焰,下方更新进度条淌着赤红岩浆——

蝴蝶蓝呆滞了两秒,怎么办叶修大神居然点了这个游戏啊他适合哪个门派和体型呢大侠吗一个九十级的大侠去打大战有人会组吗要论动作型的话就是丐哥了他看到这个边喝酒边打的职业会觉得自尊受挫吗他看到这个游戏的轻功能飞这么久又会有什么感想呢特别还是丐帮那个斑羚飞渡一般的双人轻功这不等于给魔术师一个载人扫把吗。

他觉得,再想下去,什么叶修了死了个炮哥情缘他一直抚养着情缘的炮萝遗孀之类的不仅OOC了叶修也会OOC他自己的东西都要冒出来了。要,阻止啊,可什么理由好呢。

“这个游戏有GCD,不好玩的……”他干巴巴地说,做好了踢电源的准备。

“哦。”

叶修退出了那个正显示着一群人在城墙上互相砍杀的窗口,示意蝴蝶蓝选一个新游戏。蝴蝶蓝这回快准狠地点了那个DNF的图标,觉得这会剧情可算正常一点儿了。他输完QQ号和密码,在服务器选择的页面选取了不知道怎么出现的架空服务器,拉开椅子让叶修的左手能不怎么别扭的摸键盘。

“你怎么还在这里看?”叶修把自己的凳子拽过来,毫不客气地把蝴蝶蓝又挤开了些。

“……”因为你是叶修大神啊,因为这是荣耀的原型啊,原作者又感到了那种一口血在喉头的憋闷。

“?”叶修在等待载入的时候锲而不舍地用眼神追问。

“我没游戏卡。”最后蝴蝶蓝痛苦的说,决定叶修再追问他为什么现在不买,下一个章节考虑写他出门被浇花水泼。

 

4

叶修开始玩DNF了。

这种穿越一般的剧情会出现,主要因为这是一篇穿越文。

之所以不会出现写叶修玩DNF的详细过程,主要是因为作者不……好吧扯远了。

蝴蝶蓝毫不意外地看到自己在架空服务器有个号,满级战法,还是个男战法。他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目睹可操作男战法的人。

叶修对毛虫绿这种ID眉头都不皱一下地点了进去。

看来这真是叶修啊。蝴蝶蓝想到书里那一系列节操掉尽下限全无的小号ID,给右边的男人下了评价,这种时候选择性地遗忘了起ID名的正主是谁。

在等待游戏载入的时候,他看向叶修放在键盘上的左手。

荣耀是一个键盘鼠标配合的游戏,所以叶修习惯的摆放方式也是一手键盘一手鼠标,这只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不像一般男人一样粗硬,却也很明晰。指尖很细,指甲修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看到了和原著中描写的一模一样的情景的时候,蝴蝶蓝还晃神了一下。那只手安静地放着,像停栖在花枝上的蝴蝶,仿佛一受惊吓就会飞到高空去。这个比喻立刻被推翻了,因为他立刻就听到了一阵可怕的噼里啪啦敲键盘声,那个声响和频度就和一串炮仗在面前炸了差不多。

而且刚刚似乎还看到了残影。

不过电竞选手在手速快这个共通点之外,其他操作习惯是各有不同的。叶修刚刚就在键盘上按照自己习惯的操作先来了一通,权当热手。

他按的操作都是荣耀里的,换做不熟悉的游戏,角色自然是什么动作都没做出来,各种大小窗口倒是开开关关了一堆。

接下来叶修花了足足五分钟研究技能页面。

一个个技能名字都是熟悉的,是荣耀里战斗法师的技能。天击,龙牙,落花掌,圆舞棍……不过图标就颇为抽象了。更别提荣耀的画面极其魔幻,而DNF只是个甚至能看到像素的2D横版。

叶修还是不挑不剔地玩了起来,战斗法师被他操纵着走进了格兰之森……

满级人物打1级本,哪里不对啊。

蝴蝶蓝看着叶修刷过一张图,刷过两张图,刷过三张……

“嗯?”

键盘声忽然停了,人物就这么静止在了屏幕中央。叶修也没看屏幕,他正低下头去看键盘。

蝴蝶蓝也跟着低头。

那双形状优美的手没有停止动作,没有停止的也只是动作。叶修的手指每次下按,都直直地穿过了键帽,他一个一个地按键,从容不迫地从Esc一直按到右方向。左手试完了,右手也用同样的顺序来了一次。

无论是哪只手,哪根手指,都没有用。他在这个键盘面前就好像是个不存在的人。

“你这还认人啊?”

叶修把手收了回去,让回了蝴蝶蓝的位置。

蝴蝶蓝没有动。

他看着屏幕,连接已经断开了。直播的声音,大屏幕的光线,人群的骚动。这些东西都在一瞬间变得虚假起来。

我真的来到了荣耀的世界?他自问。

有什么能够证明这一切不是自己的幻觉?

叶修有一个打断别人伤春悲秋的保有技能。

他扬起手拍了蝴蝶蓝的肩膀,后者一哆嗦,好像世界观给他拍碎了的。

“好了,毛虫绿大大。”

叶修的眼睛很亮,这是被屏幕映照出的反光,自己会放光的通常是LED灯管设备。

“咱们来谈谈你到底是谁吧。”

 

5

“你是别的世界的人,这电脑也是。”

“但你知道荣耀。”

“你知道我是叶修。”

“你是个写小说的。”

“你刚刚关上了一个叫神之领域的读者群。”

叶修一句话接一句话地说,用的是复盘时候“这个技能我们看一下”“所以团队血线还能控制的更好”的语气。

“好吧,我只能告诉你这个残酷的事实了。”

蝴蝶蓝沉痛地回答。

“哥其实是荣耀女神。”

“……”

叶修看蝴蝶蓝。从T恤看到大裤衩,从大裤衩看到人字拖,从人字拖看到……就开了边上的一台电脑,开荣耀刷账号卡一气呵成,把包裹银行都打开看了一眼,又迅猛地下线了,把世界上一阵阵大神来了的刷屏完全抛之脑后。

“你穿成这样也就算了,还不送点稀有材料什么的,叫人怎么相信?就那新副本龙骨荒原的冰龙脊椎,来个十六根,就当见面礼了。还有什么八十级,九十级,一百三十级的副本材料,也都可以送一送嘛!”

叶修诚恳地说。

“这个没有。”蝴蝶蓝诚恳地说。

“橙装呢?”

“也没有。”

“那你总得给点什么啊,女神大大。”

“你说的有道理。”

蝴蝶蓝特别诚恳地直视着叶修的双眼。

“我可以给你签个名。”

 

6

附近的可书写材料只有叶修的空烟盒,但两个人还是都体现出了自己的专业素养。

训练有素的蝴蝶蓝给叶修签了蝴蝶蓝三个字。

同样训练有素的叶修给蝴蝶蓝签了很完美的叶字和稍逊一筹的修字。

叶修和蝴蝶蓝在网吧的昏暗灯光下训练有素地交换写了自己名字的小硬纸。事实上蝴蝶蓝还挺好奇叶修的字写成什么样,但还没等他细看,手里的那一半烟盒就被叶修抽走了。

“还有,兴欣会赢。”

叶修向蝴蝶蓝展示着手中的烟盒皮,上面的字迹已经消失了,和写着蝴蝶蓝的另一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有你能够影响我的世界,但是,兴欣会赢。”

“无论你是荣耀女神,还是我的小说作者,无论你做什么,兴欣会赢。”

他把两半烟盒摊在桌面上,手指在折痕上来回按压滑动,直到两片硬纸都被抚得平平整整,才把空白的那一半拿起来,郑重地又递给了蝴蝶蓝。

“拿好哥的签名。”

 

7

蝴蝶蓝一开始还有点憋着笑。

是的,作为一本以叶修为主角(重音)的起点(重音)小说,兴欣本来就会赢。在他的构思中,兴欣先是要两场扫掉蓝雨,接着用稍长一些的三场击败霸图,最后有些艰难但不失亮点地打赢轮回。所有的角色都将发挥各自的特点,所有能够展示的技能、战术、地图、组合,都会被展示出来。那是盛会将尽之前,最精彩的压轴节目。

现在他仿佛是进入了后场,看到了妆容未全的演员——他面对着一个活的叶修,一个真实地面对着电竞选手的枯燥、残酷、疲惫,也真实地爱着荣耀与电子竞技的人。即使作为叶修的创造者,他在面对这样一个真人的时候,也不可能不被打动。

他接过那张纸,妥帖地塞进裤衩口袋里。这时叶修也抓起属于他的那半张纸,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来都来了,让哥带你看看全H市最值钱的网吧!好十几个职业选手,一整个战队团队!”

“等等不用。”蝴蝶蓝立刻阻止,他还是不太想离开自己这一圈空间,“我可以看你打荣耀。打荣耀挺好。”

“还真对世俗之物一点兴趣都没有。”叶修感慨着又一屁股坐下了,“不过千机伞在伍晨那里,现在散人也看不出什么花头来。女神大大还有什么别的需求没?”

“没了,而且我……”觉得我不该还在这里。蝴蝶蓝噎下了半句话。下面要发生的事情可是下一章的内容,还没写出来的事儿,怎么会发生呢?

“那就这样了啊。”叶修点点头,“我看你也差不多要走了,我回战队——哎等一下。”

他拉过蝴蝶蓝的左手来。叶修的手指很软,几乎像女孩子的手——但又很有力,蝴蝶蓝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已经低下了头,嘴唇碰到了他的手背。

那就是轻微的一触,像蝴蝶的纤足停在叶间。叶修做完这件事以后,面不改色心不跳,转身就走了。

蝴蝶蓝笑着摇了摇头。他也能看到自己世界的部分正在从他坐的位置扩散开来,叶修的背影没几秒就被一堵墙上的剑O游戏大海报代替了。

挺好的,他想。挺好的。见了一次叶修,他觉得自己文思如泉涌,下笔能万言。

但是今天这次更新……

还是先拖着吧。

评论(45)
热度(330)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