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杂食

红茶口味加勒底 - 泥与正义料包

1

还没开始吃饭,Archer就觉得饱了。

不是什么俗气的,“做饭就耗尽了全部精力所以吃不下”的理由。生前把青春期的少年喂高20cm的手艺,死后得到的英雄化的身体素质,外加作弊一般的工具制造能力,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卫宫家的餐桌上,每人面前都放着数量惊人的碟子。

让人吃不下饭的是桌上的人。

Archer把小木勺伸进味增汤搅拌了两下,浑浊的汤底被卷上水面,切碎的海带和豆腐在漩涡中沉浮。啊啊,简直就好像自己的人生一样。

坐在对面的黑发男孩端端正正地捧起碗。

稍远端的男人退下了红色的兜帽,迟疑地拿起筷子。

在听闻“以Assasin职阶被召唤的卫宫”之时,有交情的四个库·丘林和七个阿尔托莉雅纷纷对他投来好奇的目光,只有Archer自己摸不着头脑。装甲很奇怪,武器也不是惯用的,以身高而言大概是成年不久的自己……的话,那个时期还相当的不成熟,比起魔术师更像是个普通人,暗杀的事迹更是谈不上,总而言之就是完全没有任何理由成为Assassin。

在看到那个卫宫的脸之后,(不如说心象风景中的齿轮也停转了一瞬间吧),回复思考能力之后的第一个想法是。

阿赖耶的配色品位,没有救了。

而至于另一个……另一个英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家里……

还没能好好理清思路的时候就这样了。加勒底已经没有多余的空房间了,世上全部之恶又没法去住以七职阶分类的集体宿舍。再说他毕竟还穿着卫宫士郎的外壳……

“也可以改用爱丽斯菲尔的人格,但这样会给你们造成更多困扰吧?”

面对Avenger用自己曾经的脸和声音做出的诚恳发言,Archer抬手就是一刀。

 

2

这个切嗣似乎并不习惯用筷子。

不如说他甚至不习惯吃正常的饭菜……

说着“需要别的餐具吗”,把投影出的刀叉递过去。

Assassin点了点头接了过来,然后在Archer的注视中继续安静地将食物以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顺序放入口中。

恐怕对他来说这些只是补充魔力的素材。有机物,更加准确的说是淀粉、脂肪、氨基酸之类可以被人类消化利用的东西,也能在名为英灵的熔炉中燃烧成魔力。如果给他生肉的话也会像现在这样毫不犹豫地吃下去吧?

一旦艰难地接受这个切嗣,是某种可能性下的切嗣,Archer的心中就充满了无可言说的愤怒。

早饭时端上一盘压缩饼干,苦恼地说家里只有这个了。

灶台落满了灰尘,想开火的时候发现阀门是松的,煤气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泄露光了。

提着麦○劳的全○桶说这个计划吃上两天。

这样的人居然对自己的厨艺如此漠视?!

你不是日本人吗!切嗣!好好的唤醒你内心深处的口味啊!

自己力量做不到的事情就从别处借来。

饭后甜点时间,行践这一准则的Archer端上了从玛丽那里拿到的蛋糕。

看着Assassin脸上露出了轻微的笑容。

Archer也往嘴里放了一块。难以置信的、冲击性的甜度立刻满溢了口腔,仿佛吃的是浓缩的白糖,或者是固体的蜂蜜。这种程度的话味蕾会被腌成蜜饯也不奇怪?他几乎要对欧洲人心生怜悯了。

不过,如果自己难以忍受的话……想必。

“Avenger,这一块是你的。”本来想着自己和切嗣一人一块的Archer自然地将甜味炸弹推到了对面。


说起来,涉及小安的东西要怎么打TAG呢……小安?安哥拉曼纽?安哥拉·曼纽?Angra·Mainyu?以及忘记哪里的配音里听起来,更像安利·麦雅……这种难以打出TAG、暧昧不清的特质大概也是名字被剥夺的一种映射吧……

评论(2)
热度(69)
  1. 二岩环木林地 转载了此文字
© 环木林地 | Powered by LOFTER